您的位置: 资讯频道 >> 行业动态
把农民工培育成为重要的人力资源
行业动态
2020-07-21    作者:中国劳动保障报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7357



提升综合素质稳定及改善就业


记者:实施《农民工稳就业职业技能培训计划》对于当前农民工就业、企业用工有何影响?对于今年打赢脱贫攻坚战及实现全面小康有何作用?


庞诗: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持续蔓延,对经济运行和就业市场造成巨大冲击。受多重因素影响,今年我国就业形势十分严峻。由于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减少用工招聘,部分农民工会面临找工作难甚至找不到工作的问题。从事第三产业的农民工占比为51%,其中从事交通运输仓储邮政业和住宿餐饮业的农民工占比均为6.9%,这部分群体容易遭受疫情影响,失业水平可能会进一步攀升。习近平总书记多次作出重要指示批示,强调要全面强化稳就业举措,鼓励低风险地区的农民工尽快返岗复工,加大就业扶贫力度。实施《培训计划》,是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稳就业、保就业部署要求,应对当前就业形势,提升农民工的职业技能,推动农民工稳岗就业和返乡创业,助力贫困劳动力增收脱贫的重要举措。


记者:2020年至2021年,我国将每年培训农民工700万人次以上,对于未来我国农民工群体的能力素质提升、就业结构改善等有何意义?


庞诗:我国农民工总量超过2.9亿人,是劳动力市场主力军。农民工教育文化水平普遍不高,初中文化程度以下的占比超过70%。据统计,2019年底全部农民工中未上过学的占1%,小学文化程度占15.3%,初中文化程度占56%,高中文化程度占16.6%,大专及以上占11.1%。整体而言,农民工就业稳定性不高,易受经济波动影响。2020年至2021年,每年培训农民工700万人次以上,从长远来看,有利于提升我国农民工群体综合素质,提升对劳动力市场的信息收集、分析能力,有效降低依赖“三缘”(血缘、地缘和业缘)外出务工的盲目性,有助于实现稳定就业及改善就业。




突破以往壁垒多点开发技能培训空间


记者:以往农民工职业技能培训存在哪些问题及难点?


庞诗: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农民工工作,自2003年以来,围绕农民工培训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文件,对农民工培训作出系统和全面的要求。2019年,共开展各类农民工培训近750万人次、贫困劳动力培训259万人次。但从具体的实施过程及效果看,以往农民工职业技能培训存在一些问题。

一是各部门之间相互配合度不是很高,培训资金使用分散,导致资金利用效益不明显。二是培训计划制定实施的科学性有待提高。培训计划指标与地区实际需求不相符,培训计划指标与地区培训能力不匹配。三是全国农民工培训机构的布局和结构调整滞后,现有的培训机构和设施分布不合理。四是政策落实主体和政策对象积极性不高,包括企业参与积极性不高,农民工参与意识薄弱等。五是现行政策面临新挑战,新生代农民工给培训带来新挑战等。


记者:《培训计划》相较于以往的培训政策,有哪些新特点?


庞诗:《培训计划》跟以往政策比较,主要特点在于:一是培训对象覆盖精准,包括在岗农民工、城镇待岗和失业农民工、农村新转移劳动力、返乡农民工、贫困劳动力等。二是培训主体强调以企业为主,组织开展在岗和待岗农民工以工代训,实现以训稳岗。支持企业吸纳农民工就业,面向新吸纳农民工开展以工代训。三是补贴具有明确对象。对中小微企业吸纳就业困难人员、零就业家庭成员、登记失业人员中的农民工就业、并开展以工代训的,根据吸纳人数给予企业职业培训补贴;对受疫情影响出现生产经营暂时困难导致停工停业的中小微企业,组织待岗农民工开展以工代训、以训稳岗的,根据组织以工代训人数给予企业职业培训补贴。四是重点覆盖受疫情影响较大的行业,外贸、住宿、餐饮、文化、旅游、交通、运输、批发零售等行业可将以工代训补贴范围扩展到各类企业。五是明确农民工培训补贴资金从职业技能提升行动专账资金中列支,农民工培训数量纳入职业技能提升行动月对账统计范围。


记者:针对40岁以下青年农民工,应该如何开展职业技能培训计划?


庞诗:根据《2019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40岁及以下农民工所占比重为50.6%,超过半数。青年农民工学习能力强,针对这一群体开展技能培训,不仅可以大大提高他们的收入水平,还可以进一步减少失业风险。应当考虑开展切合青年特点和青年当下发展需要的培训项目:一是转变过去的单纯为降低失业风险而进行就业培训的观念,通过教育培训提高青年农民工个人就业能力和职业发展能力。三是强调侧重产业导向的就业培训政策,青年农民工学历较老一代农民工更高,学习能力更强,除了开展以提升低技能人群就业能力、促其尽快就业的传统培训项目外,还应适应新技术革命发展的需求,开展新行业、新业态、新职业所需的培训项目,为我国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储备人才;三是聚焦疫情影响下临时失业青年农民工、家庭困难农民工的需求,提供就业导向的培训,提高培训的合理性和针对性。要普遍组织新生代农民工参加职业技能培训,提高培训覆盖率。重点对新生代农民工积极开展电子商务、网约配送员、直播销售员等新职业培训。


记者:《培训计划》提到要从线上线下加大培训供给,在技能培训这方面还有哪些开发空间?


庞诗:从线上线下加大培训供给,主要从两方面拓展:一是扎实推进职业技能提升行动,扩大技工院校招生规模,面向农民工、贫困劳动力等开展专项培训,创新以工代训等培训方式,实现就业稳定和技能提升双赢。二是鼓励、组织企业、院校利用互联网、手机客户端、微信小程序等平台载体,积极开展线上职业技能培训。通过在线直播、视频录播、交流互动、考核测试等形式安排课程,实现线上学习、居家学习技能的效果,为各类劳动者提供有针对性的培训服务。充分利用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提高学员的使用体验性、机构的操作便捷性。




多主体协同发力提升技能培训效果


记者:《培训计划》提到,参与主体要形成工作合力。如何更好地让多个主体实现协同发力?其他国家是否有经验可以借鉴?


庞诗:国外在农村劳动力培训方面有一些我们可以借鉴的经验。比如美国参与农村劳动力职业技能培训有州立大学、农学院、地方中等农业技术学校,专业设置依据当地需求。培训形式有全日制、晚班和假日班。

德国职业技能培训实行“双元制”,企业和学校同时进行培训,企业负责实践部分,学校负责理论部分。行业协会、社会团体也可以作为职业培训的投资者。

我国要实现多主体协同发力,需要从几方面着手:一是行业、企业和地方政府要精心做好各类培训组织工作,广泛动员广大农民工参加各类技能培训。二是人力资源服务企业、劳务派遣公司以及劳务中介机构组织要积极组织新招用农民工、待岗农民工、失业农民工和返乡农民工等群体,参加就业技能培训、岗位技能提升培训和创业培训,并给予培训补贴。三是培训内容要针对农民最新的实际需求。比如,开设创业能力类课程,提升农民工积极性、学习的深度。四是引导全社会积极参与农民工的技能培训,营造全社会重视农民工技能培训的良好氛围。


记者:在各地实施过程中,为了提升农民工职业技能培训的效果,需要做好哪些工作?


庞诗:首先,各地要摸排人力资源市场、企业和农民工需求,及时发布培训项目目录、培训机构目录、培训种类方式以及就业信息等,方便农民工培训和就业。其次,输入地、输出地培训各有重点。输入地结合当地产业发展和企业用工需求以及农民工就业意愿,开展有针对性的定向、定岗培训和专项技能培训。输出地开展返乡农民工开展就业创业培训,促进农民工就近就业创业。再次,支持技工院校、职业院校、职业培训机构、企业培训中心等开展定向、定岗、订单培训,提升培训质量。最后,要加大支持力度,切实保障农民工免费培训政策、参加培训的贫困劳动力生活费补贴政策和企业以工代训政策落实到位。(杨勤)